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国内 >

广州李保平主任专访:弘扬中医,任重而道远

2020-09-11 11:28:04    来源:榕城网

引言: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广州明医堂中医门诊李保平主任,数十年坚守中医临床,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和妇科疾病,他不遗余力弘扬中医经典以提高中医学的理论水平,获得业界的认可,以身作则诠释着大医之道。

李保平幼承庭训,耳濡目染,13岁拜师学艺,16岁进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学习,跟随段富津、邹德琛、王维昌、崔振儒等多位大学名师侍诊。李保平师从第三批国医大师卢芳及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国家临床重点中医肝病专科学科带头人杨宏志教授。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李保平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和技术,跟随多位名师学习,只为学到更好的医术治病救人。《中国中医药报》曾对李保平的经验与传承做过专题报道。

"凡为医者,对病患当一视同仁。"曾有病人因上消化道出血而出现黑便现象,李保平根据张仲景的《伤寒论》制定用药方案,患者服用之后,很快转危为安。李保平说:强调中医因人因时因地,因种种个体差异的不同,固然是中医辨证论治的长处,但中医的致命弱点也恰恰由此产生。以个性为主就难以标准和量化,而没有标准和量化的中医就不可能强大。

记者:医患关系一直都是比较紧张的,同时医生的工作也是比较辛苦的,是什么样的触动让您义无反顾选择学医并从医多年呢?

李保平:生病就要看中医,吃中药,我从小对中医药情有独钟。小时候,一直身体不好,找西医看病,几经辗转仍然没有治好,而到中医那里,吃几付中药就治好了。没想到,中医效果这么好。后来,当父亲提议学中医时,二话没说,就走上了中医之路。

虽然深信中医,但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学习期间(1996年~2000年),学习的却是中西医两套理论。中医方面,熟读中医经典,在西医方面又掌握了扎实的基础知识。在工作期间,我也逐渐感觉到,在周围的人群中,都弥漫着"中医是慢郎中"的氛围。所幸的是我并没有否定中医,坚持开中药给患者治病。随着临床经验的逐渐增加,对中医的研究深入,我很欣喜于中医不仅能调理还能有效治疗多种疾病。

九十年代末,我的一个邻居因为腹腔长有肿块,疼痛不已。我采用《金匮要略》中的方子给他抓药,让疼痛有所缓解。

有些疾病在西医学看来是难啃的骨头,但运用纯中医理论治疗,效果会不错。这说明中医学在不断发展,中医的技术也在不断提高。

记者:听说您之前是学习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但是大家都称您为现实版老中医,这是为什么呢?

李保平:人们一直认为西医不治本,其实有些疾病它也是能治本,它也有着治本的理想,只是由于学科自身特点的限制,在这方面明显不如中医。中医本身普遍具备治本的巨大潜力,但由于时代对古代中医的限制,对许多疾病古代中医常常并不治本。

我们现在还能看到,有些西医专家会让患者在手术之后看中医,以此巩固疗效。这说明了西医和中医是相辅相成的。

"李主任你好,吃了你几剂药就见效果了,在其它地方,医生给我开了几个月的药都没效果。你给我开的药方里人参什么的都没有,咋还有效果?"我告诉患者,"并不是药材越贵,疗效就越好!不是所有的人都要用阿胶。"一些病人因为治病心切,因此央求医生多开贵药,在潜意识里觉得贵药就是好药。其实,药价的贵贱与疗效并无直接关系,疗效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医生的辨证是否精当,用药是否准确。

记者:在学医和行医路上,您都遇到过哪些难题呢?最后,您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李保平:我治疗腹腔肿块,也是经过多年的摸索。刚开始用过下法,也用过全蝎、蜈蚣攻邪的思路,可惜效果并不理想,好多病人吃了受不了,副作用太大。后来我采用补法,有些有效,有些也不行。近十年,我逐渐总结出和解法治疗各种肿块,到目前为止用得比较得心应手。许多中医专家也给予了肯定。正应了《内经》的话:"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国医大师卢芳说:"背经典,多临床,拜名师,勤笔耕,善演讲。"才是名医之路。

记者: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您遇到过哪些令您令人记忆深刻的病人?您是怎么帮助他们的?

李保平:二十年前,我还在东北的时候,一个亲戚中风,高压始终在180多降不下来,大小便失禁,神志昏迷。我给病人灌服牛黄清心丸,同时用艾条灸肚脐(神阙穴),三天后,病人就苏醒过来了,虽然没有完全治愈,但是生活基本处于半自理状态。遗憾的是,我当时懂得太少,还不会使用古今录验续命汤,否则病人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了。

还有一次,母亲坐骨神经痛犯了,经常一条腿痛,起初的时候吃汤药效果很好,每次吃上半个月,可以顶一个冬天不犯病。后来再开效果就不好了。每天晚上酸痛,睡觉的时候腿痛得直发抖。我按照《汉药方案》配了一料的"追风舒经活血丸",其君药就是制马钱子和麻黄,母亲一下子吃多了,中毒了,整个人就像喝醉酒一样,头晕,心慌,腿抖得站不起来了。

我赶紧给她倒了一大杯凉水,让她多喝水,解掉马钱子的毒。不过她也惊讶,"这次的药效果真好!吃完第一次药,当天晚上腿痛就减少了九成"。到第二天晚上,腿已经完全不痛了。

记者:大家都说您是一个岭南行医者,在岭南一带,悬壶济世,还开展了许多义诊活动和公益课程,您能为我们说说吗?

李保平:自古以来,师承为中医教育之法,为最适合中医的培养方式之一,跟名师、读经典、多临床为中医教育的不二法门。

人品,是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必须要品性纯良,如果拜师者想以中医医术牟利的,那就不会认真学习中医了。这样的人能力越大,危害越大,不仅仅会给中医抹黑,更是对广大患者的不负责。

第二是要吃苦,能坚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中医的学习不是一朝一夕的,我们也必须承认中医人成材较西医慢,所以更要刻苦。

凡是人品踏实,又喜欢中医的学生,我都会认真教导,传授经验,有些学生,我甚至免费为他们提供食宿,只要他们能沉得住气,静下心来学习中医,我都会尽己所能帮助他们成长。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是中医药领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让您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但同时,这也是对您在中医学方面的一种肯定。您能和我谈谈您在中医上的主要成就吗?

李保平:首先,我是一个医生,其次,我是一个古籍文献的学者。我收藏了数万卷古籍,里面包含大量珍贵的中医古籍,很大一部分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认可,其中不乏孤本善本。已经被影印出版的《伤寒杂病论读本》,是清朝黄竹斋大师的重要伤寒研究成果,传世量极少。当时有关部门曾多方查找,都没有找到其它底本,我是为数不多的底本持有者。

《伤寒杂病论会通读本》(2019年2月)在国家级出版社学苑出版社出版发行,在网络畅销,得到多位经方学者好评,并得到有关领导的当面赞赏。

在临床上,根据恶性肿瘤的病理特点,提出一种治疗的模式化方案,可复制性强,推广应用简单。但是方案中各种药材的用量及配比需要特别注意,这是取得疗效的关键。

我们能做的是,挖掘和保护珍贵的中医药文献,拾起散落民间的"珍珠",为传承中医文化不断助力。传承中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需要我们持之以恒去做的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