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国内 >

根正的药企没有雷区

2019-03-11 13:29:00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2018年,医药领域“触雷”不断。对利益谄媚和对规则蔑视,让很多药企成为众矢之的。有些涉事企业的“爆雷”余波甚至跨年到2019,这让医药圈成为众目睽睽之下的焦点。

比如去年7月搅和在的疫苗案中的涉事企业长春长生。虽然如今已经盖棺定论,但其因疫苗造假产生的舆论反射弧至今没有衰减。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这是长生生物自2017年11月份被发现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后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质量问题。其董事长名为高俊芳,长春本地人。

7月20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市场监管总局党组反馈了巡视意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整改意见中提到,相关疫苗问题处罚偏轻,失察失责。

8月3日,深交所发布多个公告,经查明,高俊芳、张晶在作为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期间,以及蒋强华、刘景晔、张友奎、赵志伟在作为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期间,存在违规行为,深圳证券交易所拟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2019年2月,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相关责任人被严肃处理。 3月5日,在发布的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严厉查处长春长生公司等问题疫苗案件。

长生的疫苗造假事件,是去年医药卫生领域的“大事件”。这一事件一开始便经由公共讨论产生较大回声。而比这一事件影响扩散还严重的,是至今仍未平息的权健事件。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表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天津权健公司再次推上风口。转天凌晨,权健回应“百亿保健帝国权健”文章,称丁香医生诽谤中伤,要求撤稿并道歉。但其回应称: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12月27日,事件影响进一步扩散。天津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转天,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已对其涉嫌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2019年1月1日,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后对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1月13日,权健公司束昱辉等16人被依法批准逮捕。

一个是造假,另一个是涉嫌虚假宣传且又涉嫌传销。长春长生和天津权健所踩的“雷”,都是医药领域的大雷点。但仔细感觉一下,去年一整年人们都在谈医药圈的那点事,所以涉事医药公司不止这两家,细分领域更是遍布医药界。

而在很多药企、产品“踩雷”之前,舆论往往是最为无知的。比如在长生的疫苗问题暴露之初,微信上各种“妈妈群”就开始爆出不同版本的问题疫苗谣言,这无形中点燃了疫苗问题的火焰,模糊了人们距离真相之间的能见度。

而在权健暴雷事件中,舆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猜测的“热情”。人们甚至忽略了企业本身的恶,而将目光集中在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的个人财富上…

有时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踩雷后的企业往往陷入舆论的漩涡而无法自拔,尤其是被“误踩”的企业,在舆论中死于误解的可能性更大。而身在其中如何翻盘,则成为踩雷企业最大的痛点。

2017年央视3·15晚会曝光称,执法部门在检查中发现,在无印良品超市,一些日本进口食品的外包装上都被贴上了中文标签,注明产地为“日本”,但是揭开中文标签后可以看到,产品的真实贩卖地为东京都丰岛区等地,为中国禁止进口食品的核污染区。

随后,无印良品回应并直接晒出证据称,媒体报道系误解,所示地址为无印良品公司地址,并非食品产地。声明中还一并附上了原产地证明书,证明曝光食品产自大阪府和福井县。

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方面也通过排查确认,证明无印良品无咖啡因香茅薏仁茶的原产地是日本福井县、无印良品鸡蛋圆松饼的原产地是日本大阪府。经核查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的进口记录,未发现有来自于日本核辐射地区的产品。

无印良品回应,其实是一个企业展现求生欲和自证清白的过程。

而这一挽回舆论的过程又是何其艰难?

另一个案例是,在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舆论风暴后,作为同是药企的浙江莎普爱思药业也曾身陷误解的“雷”中。但这家企业终归没有被舆论闷死在误解中,而是积极应对和澄清。

比如作为上市企业,针对上交所问询函和浙江省证监局的关注函,莎普爱思曾发布43页近2万字的回复公告。其中解释莎普爱思药业已于2016年启动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工作,并称公司严格按照国家食药监总局和浙江省食药监局的相关规定,实施和推进一致性评价工作。

另外在当时,也有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内容的相关问题出现,公告里很直截了当,截至2017年12月7日,公司经审批并在有效期内的广告批准文号共74个,其中40个视频广告、27个图文广告和7个声音广告,“公司广告符合药品广告审查发布的相关规定,公司发布的广告内容与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核批准的相应广告内容一致,未因广告发布受到行政处罚或被采取监管措施。”

这一系列的行动和回答,让莎普爱思药业乱中求稳,在当时和现在都未出现生产停产、销售受限的情况。而这其实是一个误触雷的药企自我辩解——因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可以把舆论认为是雷的点,都拿出来了说说。

想要做到这一点,前提是,压根就没犯过错。

相关阅读